游击转投手 林克谦展光芒

  • 615views

【12/16台北】翻开近几年的国手名单,几乎都有林克谦的名字;他虽然是中华队60人名单中身材最瘦小的投手,但是连续五年入选中华队,丰富的国际赛资历也是业余选手之最。能够连年入选中华队,林克谦最重要的本钱,就是在各方面都能「稳健」地表现。

受到父亲林朝枝教练的影响,林克谦自小就接触棒球,国小都可以跟着爸爸和哥哥(已不打球),所以克谦打球时都很快乐,不过上华兴一年级时,因为住宿舍而想家,还曾经哭嚷着不想再打球想回家。他回忆道:「那个时候哭很惨,我爸还为此直接到学校打我呢!本来转学手续都办好了,校长也都签名了,不过那时叶国辉教练不准,又把我留下来。」没转学成功又哭了吗?「对啊!」克谦露齿而笑说:「但还好啦,其实很感谢叶老师,还有我老爸。」之后的克谦没有再哭过,同时也正式开始在棒球的星光大道亮相。

镇守游击大关的林克谦,「守、跑、打」三拍子皆备。险球在他的守备範围内,他一定尽力去接,精确判断的守备与传球能力颇让教练放心,而他自己也很喜欢守游击,因为守备的球多,很有挑战性;打击方面虽不是名大炮,但因为选球好、中长程火力与飞快脚程,仍是对手不可不防的棒子。克谦高中时以游击手身份,连三年(2003~2005)入选国际赛担任先发;2004、2005年在国体安排下,到日本社会人球队打比赛,并担任先发游击手。

在队上投手人数不足时,拥有灵活手腕的克谦,也被教练视为「救火」的最佳对象。高三的克谦就经常上投手丘,优异的投球内容也让他嬴得全国菁英青棒赛投手奖的肯定。锺爱游击的克谦本以为上大学后,可以快快乐乐天天上场守备打击,他表示:「我喜欢上场比赛的感觉。」但在大二时又因阵中主力投手相继离开,学弟杨先贤的游击守备也不逊于他,于是克谦再度被教练调教回投手丘。「那时觉得为什幺要当投手,这样就不能天天上场。因为我比较好动,会一直想去动,所以不想坐在休息室看别人比赛,会觉得很无聊。」加上一开始不是先发,只能上场一两局,那时的克谦对改为投手可说有满腹的不愿意,还是很想回去守内野,只是国立体院总教练龚荣堂一直坚持要他当投手。

虽然无法忘怀天天上场的乐趣,克谦仍乖乖练投,不故意投得差或因一开始表现差而退缩,关于这点他的想法是:「想说已经有守内野的底了,如果投球真的表现不好,再回来练野手也可以。但要练的话,就是要练好,我不喜欢失败的感觉。」所以教练所教的投球技术与观念,林克谦都尽量学习吸收,在棒协举行的投捕训练营中也是不断发问求进步。因为有深厚的守备功力,所以投手守备好、手腕运用灵活是他在投手丘上出色的特点。

本来转投手后,克谦没有自信能再入选国手,但大二暑假便以投手身份再度入选时,克谦才感觉到自己终于在投手丘投出成绩。这稳固了他要投手丘继续努力的信念,也将他马不停蹄的无休生活拉开序幕。飞到世界各国、面对不同语言、调整时差问题等,对他而言都变成了家常便饭,回国期间还经常有大赛要打,几乎没有办法好好到学校教室上课。去年底学校老师点名点到林克谦时,同学都会开玩笑回答:「老师,你看电视就能点到他了!」累积多达十个的未补学分,其中一门由副校长上的课程,还特别做一对一的补课与考试才能过,林克谦不退缩,硬是将所有学分全都补回来。

马不停蹄的奔波,克谦的爸爸妈妈也很担心儿子的体力,林爸爸说:「我们也想过为他买补品补充体力,或着吃增高药让身材条件更佳,不过却也因连年入选国手,因为出国都会药检,怕吃了有类固酵等禁药在里面,所以他都不敢吃啊!」他自己也说:「能不吃药就不吃,顶多吃些维他命。」

2006年在古巴的世界大学棒球赛中,中华队与美国缠斗十五局后终打败古巴,胜利的功臣除了有表现极佳的先发投手李振昌、代打击出超前分建功的林瀚外,其实后援五局未失分的林克谦也是另一大功臣,因为在延长赛且有时差的环境中,大家身心俱疲,所以能在疲累状态下还能长久保持稳健的体力,确实是林克谦的过人之处,这也为他打通入选洲际盃与亚运的捷径。他笑说:「也许以前天天当野手,天天跑天天丢,在那时打下基础的吧。」

在洲际盃集训时,第一次与职棒球员同队,林克谦当然不错过请益的机会:「请教的内容多是技术面的,因为彼此成熟度有差。像是遇到状况时要怎幺投,或他们打那幺长的季赛,要怎幺调整体能,还有如何保护自己身体,以及投变化球的精準度。」不过当正式出赛时,包括另两位业余投手李振昌、罗正龙,三人被定位在中继,也都不约而同喊累。「因为教练团是排一、三、五、七局,我们三个就要有人去热身,等于每天都要丢,很累啊!」

2007年暑假的国际赛大,林克谦是教练团心中最佳的危机处理角色,只要场上有紧急状况,教练们经常都先换他上场。「因为我不会怕,反正当投手一定会被打,之前都是这样吸收经验改进缺点的。还有我热身也快,能很快进入状况,热太久我会觉得太浪费体力了。」在港口盃与义大利邀请赛,他都担任中继,主投17又1/3局拿下一胜零败,责失三分中包含被古巴球员打的全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