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历欧洲后的见解:会不会享受生活,真的跟「钱」没有关係!

  • 924views

游历欧洲后的见解:会不会享受生活,真的跟「钱」没有关係!

一个社会是否功利,只需看他们如何生活。

台湾很少人懂得什幺叫生活。事实上,working holiday 是谈论台湾功利非常好的例子。打工旅游旨在增广见闻,旨在取得工作与生活的平衡,我们的社会偏让它染一身铜臭,对于打工旅游的第一个反应都是:能赚多少钱回台湾?只要上教育部青年发展署的官网,看看每一年得奖者写得什幺文章就明白,出了国,还是整天向钱看齐,拿着 working holiday visa 出去,做满前半句,意淫后半句,觉得自己巨大进步了,事实上除了钱包,甚幺都没有改变。在台湾你爱钱,出了国你还是爱钱,经过了打工渡假,你只是变得更爱钱。

大家最喜欢拿资本主义挂帅来解释我们的功利,但历经 16-18 世纪重商主义的欧洲各国,生活也没有追赶金钱的急迫感,台湾是你追着钱跑一半跌倒,后面还有人从你头上踩过去。

台湾人的物慾高得不可思议,而物慾要有金钱支撑,所以我们互相比较谁挣得多,并认定挣得少的那个人必然不快乐,我们有多少人能享受无入而不自得的快乐,理解钱不能没有,但不必太多的道理。

可笑的是,欧洲也不乏恨透自己工作的人,他们一边痛苦地翻着帐本,一边安慰地说:至少还有存到钱。在欧洲,这种人被认为既悲观又不勇于改变,在台湾,这是企业爱用、吃苦耐劳的好棒棒员工。

虽然台湾工总已经告诉大家,不要再拿欧盟国家跟台湾比了,但你不拿个国家来对照还真感受不出来,原来台湾的功利早已超英赶美。当别人把钱当作前进理想生活的手段,我们把生活当成追求钱的镇痛剂。

会不会过生活,和钱没有相对关係,我在欧洲认识的每一个人,从打零工到旅馆大老闆都非常会享受生活,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,我们的社会认为没钱就该活得蓬头垢面,人家偏偏过得春风得意,你笑人家晚年不保,人家还笑你傻呢!

有人说,什幺叫会过生活?小确幸能叫过生活?我得说,台湾社会逐渐把小确幸往贬义词的方向带,解释成国人生活太不美满,导致微小的事情都能产生巨大幸福感,这也是近年来企业大老最爱用来威吓、贬低年轻人的字眼。

其实小确幸是个突破口,我们的社会终于有一群人,正视「简单」、「自然」可以作为一个人的幸福,而不是老一辈所推崇,「高薪资」、「高地段」、「高成就」才算得上幸福。我们太容易被社会恐吓了,社会吹捧金钱,说有车有房才是成功的人生,所以我们一头栽进这个金钱与物质的系统,汲汲营营,深信不疑,我们明明恨透了自己的工作、恨透了无限循环的生活,却不敢跳出这个社会观正确的系统,我们一边痛苦、一边对脱队的人说:哈哈哈,以为你多不一样,不也买不起 iphone 吗?

延伸阅读:
一个旅欧台湾人的反思:台湾人拼命 Shoppping、吃美食,真的感到幸福吗?